来自配资炒股的文章

广发稳健增长:孙正义承认募资困境 “愿景2号

  一年以前,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可能还是投资神话,一年之后,就是人设崩塌光环不再。从愿景基金1号的巨亏,到愿景基金2号的困境,软银遭遇WeWork滑铁卢的后遗症还在持续。同比暴跌逾90%的利润,以及此起彼伏的投资者抗议,就连眼看就要甩掉的包袱也遭到了“接盘者”的质疑,桩桩件件都让孙正义如今的处境变得越发艰难起来。

  孙正义再次“认错”。本周三在财报发布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作为软银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的孙正义承认,缺乏对Vision Fund 2(愿景基金2号)的投资承诺,将收回先前制定的目标,不再把募资1080亿美元作为愿景基金2号的目标。此外,孙正义还表示,软银可能会为愿景基金2号自筹资金。

  此时的坦诚于孙正义而言是必然,在过去的一个财季中,软银的成绩单几乎惨不忍睹。2月12日,软银发布的财报显示,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上一财季中,净销售额为2.4381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2.5146万亿日元下降3%;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35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6982.93亿日元下降92%。

  罪魁祸首仍然是愿景基金。财报显示,当季软银愿景基金和其他软银投资顾问公司(SBIA)管理的基金营业亏损为2251.24亿日元,上年同期实现营业利润1763.58亿日元,由于愿景基金的亏损,公司的三季度运营利润下跌99%,低于分析师预期。愿景基金表示,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基金投资了88家公司,总投资额为746亿美元。

  在WeWork、Uber等的前车之鉴下,软银愿景基金2号的前景也饱受支持者质疑。软银的两大“金主”都颇有微词。据知情人士透露,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国有基金穆巴达拉投资有限公司已告知愿景基金高管,他们投入新基金的任何现金都必须来自第一只基金赢得投资所产生的利润。

  去年7月软银宣布,该公司已同包括苹果、富士康、微软、渣打银行在内的十多家公司签订协议,预计愿景基金2号将募集到1080亿美元资金。但如今,孙正义几乎成了“孤家寡人”。上周,有知情人士称,愿景基金2号的体量可能最终不到1080亿美元的一半,而且几乎所有资本都来自软银集团自己。对于这一消息,软银并未置评,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了软银媒体联络中心,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孙正义的麻烦不止如此,彭博社在报道中指出,激进投资机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已在软银集团积累了逾25亿美元的股份,并正在推动该公司作出改变,包括进行更多股票回购,以提振其股价,其任何额外的股票回购都会限制孙正义未来的投资计划。对于外界的担忧,孙正义周三也回应称,认同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担心的问题,但同时强调,任何变化都将由他自主决定。

  好在Sprint和T-Mobile的收购案几乎尘埃落定,让作为Sprint母公司的软银松了口气。11日,美国法院批准T-Mobile收购软银集团旗下美国子公司Sprint的交易。对软银而言,Sprint如今无异于一个大包袱,不仅流失了40万用户,债务总额还从330亿美元攀升至341亿美元,这意味着软银在其资产负债表中移除大约300多亿美元的债务。因此,收购落定的利好也让软银的股价在周三开盘时上涨了13%。

  不过,在Sprint的问题上,孙正义可能还没办法高枕无忧。最新的消息显示,T-Mobile打算调低40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因为该公司认为Sprint的资产价值最近已经下滑。美国金融机构科文公司的分析师周一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到,资本市场预计T-Mobile收购Sprint的最终交易价格将下调约9%。对此,软银方面还未予以置评。

  WeWork的泡沫也好,Sprint的包袱也罢,孙正义资本操盘手的光环已经不再,在投资策略上的态度也谨慎了许多。“我们的许多计划投资者一直对WeWork和Uber的麻烦感到担忧,我们听到了他们的反馈。”孙正义表示,“因此,在正式启动软银愿景基金2号之前,在投资上,也许我们从较小的规模、较短的时期开始,作为某种过桥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