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配资炒股 2020-01-12 23:37 的文章

华泰股票配资开户查询北京市政协委员吴森堂:建

北京市政协委员吴森堂:建议推动知产交易结算中心落户北京

2020-01-11 19:38:00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陶凤 彭慧 图文拆解603825大赚10%逻辑

  在服务贸易越来越成为我国经济增长新引擎的当下,知识产权向贸易额的转化,即创新成果的变现也越发被重视。

  1月11日,来自民进界别的,正在参加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市政协委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吴森堂,就搭建知识产权服务贸易平台,推动各类知识产权交易结算中心落户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01

  服务贸易“新贵”

  根据惯例,国际贸易分为货物和服务贸易,其中服务贸易包括加工服务、维护和维修服务、运输、旅行、建设、保险和养老金服务、金融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其他商业服务、个人文化娱乐服务以及别处未提及的政府服务。

  知识产权使用费( Chargesfor the use of intellectualproperty) ,则括使用无形资产的专有权、特许权等发生的收支,属于服务贸易各门类中的第8类,愈发成为服务贸易的“新贵”。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知识产权使用费贸易总额为333.84亿美元,同比增长32.7%。其中,知识产权使用费出口额为47.86亿美元,同比增长311.5%,增速居国内服务贸易之首。

  “知识产权使用费贸易是服务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快速发展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知识产权使用费贸易反映了企业和产业的市场竞争能力,也反映了国家整体创新水平和高技术发展能力。”吴森堂和民进北京市委课题组在调研中发现,近年来,服务贸易中知识产权使用费收支增长明显,但是逆差还是相对严重,在这一方面,北京相对于沿海开放地区,还存在一定差距。

  02

  规模小、使用分散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知识产权使用费贸易主要集中于广东、上海、江苏、北京、浙江等经济发达省份,5省市知识产权使用费贸易额合计333.5亿美元,占全国总额的80.7%。其中广东位居首位(148.4亿美元,占全国总额的35.9%)。

  “在进行课题调研时,我们通过对比北京和广东在知识产权使用费方面的差异,总结了当下北京市面临的一些窘境,以及可借鉴的一些经验。”吴森堂指出,由于城市定位不一样,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区域,贸易额容量大;而北京作为首都,更多强调稳定前进。因此在知识产权使用费规模方面,北京要小于广东。

  调研组发现,京粤两地知识产权使用费呈现出以下特点:北京知识产权使用费总体规模小于广东,且增幅小于广东;两地知识产权使用费均为逆差,且广东贸易逆差大幅扩大,支出增速大于收入。

  从收入与支出的角度来看,广东省服务贸易中知识产权支出增速大于收入。“所谓的支出是什么?即我要买别人的知识产权,比如软件之类的。”吴森堂进一步指出,如OPPO、VIVO、华为等手机生产商需要在高通公司购买产权,大量知识产权使用费支出也相应上涨,而北京不存在如此大量需求。

  在收入方面,跟北京相比,广东知识产权的使用费收入增幅明显。主要体现在华为等通信产业公司,它们也有专利出口。“从2015年到2018年,仅仅4年时间,广东知识产权使用费各分项中复制或分销计算机软件许可费收入就增长了40余倍。”吴森堂向记者透露。

  “在计算机软件许可费用方面,北京与广东的差距最大,虽然目前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值来验证,但北京在这一块的努力空间还很大。”吴森堂强调。

  另外,腾讯、华为这样的龙头企业带动作用明显。服务贸易方面,腾讯、华为两家企业的知识产权使用费就占了广东省的服务贸易许可总额的将近一半。这两家公司,它的贸易收入就是占广东省的整体收入的73.39%。

  与广东相比,虽然北京也有小米、京东等企业,但小米的生产不在北京,所以它服务贸易费、使用费也不在北京进行结算。而且北京知识产权使用会相对比较分散,缺少像腾讯和华为这样的龙头企业。

  “虽然北京也不乏科大讯飞(行情002230,诊股)、旷视科技等‘独角兽’企业,但它们还没到华为这样的规模。这些企业只是比较小范围‘独角兽’,它们在某个技术领域可能做得比较深,处于领先地位,但是它们知识产权的产品所形成得贸易额,规模有限,没有华为那样广泛。” 吴森堂所在的课题组提出,在广东,华为、腾讯等企业手机、计算机软件等产品普及率很高,规模非常大,税收收入也水涨船高。

  03

  五个维度推进落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