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配资炒股 2020-01-14 16:54 的文章

南京股指股票配资开户邓海清:进出口大超预期

  中国2019年12月出口(以人民币计)同比增长9%,预期增2.9%,前值增1.3%;进口增17.7%,预期增8.6%,前值增2.5%。

  进出口均远超市场预期

  2019年12月进出口非常好,不仅远超市场预期,而且出口为5个月以来最高增速,进口为1年以来最高增速。

  12月进出口大幅回暖的主要因素包括:

  1、低基数效应,2018年12月进出口同比增速均明显偏低。

  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而进出口出现了不减反增的“抢进出口”现象,导致2018年6-11月出现了明显偏离基本面的高增速,2018年12月开始潮水褪去,进出口进入低速增长(2018年12月-2019年11月),也就是从2019年12月开始,进出口都将持续面临低基数,这意味着2020年进出口持续超市场预期的可能性很高。

  这一情况类似2016年的进出口高增,当时也是2015年低基数有很大贡献,当然2016年开始国内外经济复苏的因素更为根本。

  2、中美贸易冲突阶段性缓和,风险偏好提高。

  2019年10月刘鹤访美进行第十三轮高级别磋商,中美贸易冲突开始缓和,11月双方关税排除清单密集发布,12月13日特朗普表示中美一阶段协议达成,显著提振全球风险偏好。

  3、全球经济共振回升。

  从全球经济数据看,11-12月各国PMI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好转,包括全球贸易风向标的韩国,12月PMI已经回升到50以上,为8个月新高。

  12月经济数据大概率超市场预期

  从历史上看,PMI和进口同比均与经济数据呈现明显的趋势相关性,除2018年二三季度“抢出口”之外,三者趋势非常相近。

  2019年12月PMI为50.2,超市场预期,与11月持平,为9个月高点,12月进口同比高达17.7%,为1年来最高值,且远高于次高值,两者均预示12月工业增加值大概率处于高位,可能不低于11月的6.2%,目前的市场预期仅为5.7%-5.8%。

  

进出口大超预期,新周期渐行渐近,股市“性感”、债市“鸡肋”!

  

进出口大超预期,新周期渐行渐近,股市“性感”、债市“鸡肋”!

  2020年新周期渐行渐近

  我们近期一直强调,2020年可能类似2016年,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经济可能都为弱复苏,好于市场预期的经济继续下行,二是货币政策基调均为“灵活适度”、边际放松。

  我们看好2020年经济的主要逻辑包括:

  一是全球经济可能已经触底。从周期性来讲,本轮全球经济下行开始于2018年中,已经持续1年半,从历史上看,美国经济周期下行阶段持续时间大概在1-1.5年,这意味着从周期性讲,如果美国没有什么危机爆发点,那么周期性角度可能意味着回暖概率较大。目前美国的风险点仅有企业债券融资较高、股市估值较高,但是都不能是引发危机的因素。

  二是中美贸易缓和。中美贸易是加剧此轮中国以及全球经济下滑的重要因素,这一因素逆转有利于中国以及全球经济回升。此外,进出口的低基数从读数上也有助于经济回暖。

  三是我们从三季度开始持续看好的汽车周期回暖。从最新数据看,12月汽车销量同比-0.1%,为2018年7月以来最高值,汽车产量同比为8.1%,为2018年6月以来最高值。中国汽车保有量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相当大的差距,我们不认为汽车长期低增长、负增长是常态,我们认为汽车存在周期性,当前已经进入周期向上的阶段。

  四是我们看好补库存周期。近期市场对库存周期讨论很多,大部分观点承认库存低是存在的,但是不一定会补,我们认为同意低库存是补库存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但是如果2020年全球经济回暖、中国经济向上、风险偏好提高,补库存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2020年最大的潜在风险点是房地产。2016年经济回暖前,房地产处于周期底部,导致2016年房地产是对经济的向上拉动因素,而当前房地产周期一方面投资增速(高)与销售增速(低)错位,另一方面投资周期处于顶部,这导致房地产从周期角度难以乐观。但另一方面,房地产政策周期处于顶部(最严),进一步收紧可能性没有,边际放松因城施策可能性存在,这又成为房地产的支撑。

  我们将房地产投资小幅回落作为中性基准假设,考虑到出口、汽车、库存的拉动作用,我们认为2020年经济弱复苏的可能性较大。

  债券“鸡肋”式震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