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配资公司 2020-01-12 13:15 的文章

炒股票配资开户市场思考随笔之二十六:老生常谈

【研究报告内容摘要】

岁末年初,人们总是会对新的一年有很多憧憬,人的思维模式主要有两种,一是演绎式地对新事物进行想象推断,二是归纳式地参考历史经验进行类比。两者对比,想象太难分歧太大,我们的思维模式似乎是更乐于接受后者,于是,我们有了这样一个每年都会谈一谈的老问题,今年市场最像历史上的哪年?讨论像哪年这个问题,我们不妨首先回顾一下过去这么多年,每一年 A 股市场的主要特征。考虑到近距离的记忆可能影响更深,我这边用倒叙的排序,简要回顾下从 2010年到 2019年这十年,每一年的行情特征:2019年:贸易战依然成为了影响市场节奏的主要因素,不过虽然贸易战的扰动影响很大,但市场在国内政策宽松、国际流动性极其充裕的背景下,外资大幅流入,指数有较大涨幅,板块上上半年消费股显著占有、下半年科技股异军突起,年底最后时刻周期股也出现了一波上涨。全年看消费和科技表现最好,市值、估值等风格特征表现均不明显。

2018年:在贸易战和去杠杆的双重利空影响下,国内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大幅下滑、低评级公司信用利差大幅飙升,海外贸易摩擦新闻层出不穷。在年初经济新周期复苏冲高被证伪后,市场持续下滑,全年指数大幅下行,上证综指跌幅高达25%,这一跌幅是 2000年以来仅次于 2008年金融危机的。结构上看基本呈现出非常强的普跌现象,去杠杆背景下负债率低、现金流好的公司相对抗跌。

2017年:强监管成为了市场的主要旋律,防范金融风险被提到了战略高度,再融资新规、减持新规等相继发布,2017年A股正式被纳入 MSCI 新兴市场指数,迈出了国际化的重要一步。指数层面全年涨幅一般,行情结构分化较大,A 股的“漂亮 50”持续受到追捧,创业板受到冷落,大市值、低估值、高 ROE 公司显著跑赢大盘。

2016年:万宝之争、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黑天鹅事件不断,虽然全年指数有明显跌幅,但主要下跌在“两次熔断”期间完成,之后在供给侧改革下,经济名义增速回升,市场指数便缓慢上行。结构上看,上半年中小板走势偏强,主板偏弱,到下半年行情反转,大盘权重股发力上行。2016年是市场从小市值风格向大市值风格的转换年。

2015年:上半年股市延续 2014年的牛市行情,市场普遍对股票市场有较高期待。在杠杆资金的推动下很快站上 5000点高位,然而随之而来的清理场内外配资让指数迅速下探,股市经历了从“快牛”到“异常波动”的泡沫磨灭。2015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票行情”,在大量并购转型中,行业涨幅前三的是计算机、轻工、纺织服装,行业特征并不突出。

2014年:上半年股市表现平平,直至年中仍然在 2000点上下徘徊,7月份开始,A股市场开始迎来了久违的大牛市,11月央行宣布降息后,市场沸腾了。股市摆脱了连续几年的低迷局面,上证综指全年涨幅高达 53%。2014年是一个穿插年,在“一带一路”和年底降息的影响下,总体是蓝筹股表现更好,这种行情穿插在了 2013和 2015两波中小创行情之中。

2013年:股市全年跌宕起伏,市场遭遇了乌龙指、钱荒、债市风暴等多起风险事件,上证综指年中再度跌破 2000点,全年下跌 7%。而与此同时,2013年确是创业板独舞辉煌的一年,创业板指数年内狂飙 84%,主板和创业板冰火两重天。

2013年开始结束了此前几年的“喝酒吃药”行情,完成了从消费蓝筹向科技中小创的行情特征切换。

2012年:年初的“春季躁动”行情结束后,伴随着经济的下行,上证综指进入到了月线 7连阴的漫长下跌通道,在一系列的经济刺激政策下,放开基建和房地产,三季度后部分经济数据开始好转,指数在年底 12月大幅上涨。板块结构看,请务必阅读正文之后的免责条款部分 全球视野 本土智慧Page 2年底行情中金融地产有非常突出的表现,全年各种风格特征表现并不明显。如果从上证综指看,指数要到 2013年钱荒后才真正见底,但从 Wind 全 A 看,2012年底指数已见历史大底,赚钱效应开始明显增强。

2011年:治理高通胀成为了当年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央行年内七次上调存款准备金,三次加息,对资本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国际环境方面也不甚乐观,主权信用危机不断升级,希腊、意大利、西班牙主权评级接连遭到下调,美国也失去了保持了近百年的 AAA 评级,引发全球对二次衰退的普遍担忧。市场在一季度“春季躁动”稍作抵抗后,二季度开始后基本是一路下滑,全年上证综指跌幅达 22%,各板块基本全部普跌,低估值公司相对略抗跌。

2010年:继 2009年四万亿和量化宽松之后,监管层开始收紧货币政策,2010年先后六次提准,两次加息,并严控信贷和房地产投机。与此同时,欧债危机的升级也给了全球股市重重一击。从宏观经济看,2010年是经济繁荣的顶点,GDP和 M2增速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之后便开始了持续至今的漫长经济下行周期。结构上看亮点较多,既有对中国经济新一轮上行预期下产能扩张、资本支出的顶点的工程机械板块,又有消费电子新一轮科技创新周期的启动,还有“喝酒吃药”行情的开始。